《长城》上映,争议不断。
或许来源于导演前些年对商业片的尝试,也或许来源于大众对于“小鲜肉”的有色眼镜。
但我要公正的说一句,《长城》好看,且成功。

近些年来,国内影视制作一直都在不断尝试新的题材,新的内容。像张艺谋的《长城》、徐纪周的《心理罪》、曹保平的《烈日灼心》等等,都在不断地在向科幻与悬疑迈进。但因为文化差异与观影习惯,新题材的影视作品的行走总是步履维艰。当制作人在一步步的摸索,一点点找寻新题材与观众接受度的平衡点时,总会受到诸多质疑。比如由张艺谋导演的古代魔幻电影《长城》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由于《长城》的幕后制作团队大多来自国外,所以很多人对《长城》是不看好的,大家对张艺谋口诛笔伐,认为《长城》只是张艺谋拍给外国人看的商业片,没有任何价值。但在笔者看来,《长城》更像是一块国内科幻类电影的叩门砖,它在做新的尝试,新的挑战,也在为国产电影积累更多宝贵的科幻片拍摄经验。尽管影片中间有许多不足,但是这却无疑是一次很好的尝试。同样的,《逆时营救》也像《长城》一样,是在摸着石头过河,但这一次,却成熟了很多。
《逆时营救》的成功来源于三点:一是影片紧张的节奏,二是悬念的设计,三是影片题材的创新和完整性。
      首先是节奏。节奏是电影艺术至关重要的方面之一,电影节奏是电影艺术中所有要素的综合构成并作用于观众生理、心理所产生的效果。紧张的节奏会调动观众的紧迫感,舒缓的节奏也是给予未来事态的走向,可以说电影节奏是带动观众气氛,将观众拉入画的最好方式之一,也正是因为把握住了这一点,《逆时营救》就像用木偶线拉动着观众的神经:叙述铺垫故事的时候,放一放线。一旦涉及到故事主线,就会即刻提线,刻不容缓。这也使影片全程无尿点,甚至不敢眨眼,紧凑的剧情既让人目不暇接,但又不会觉得满目琳琅,不知所措。剧情以急、缓、急、缓的紧密剪辑与交叉也提升了影片的可看性。调节好故事发展的节奏,接下来就是要完美的抖出一个一个的包袱,让观众一步一步,如同身临其境的自己去追寻事情的真相。
      影片最开始概述了整个事件的背景:全球都在致力于研究如何回到过去的粒子技术,美国率先研究出成果,并进行了人体实验,但实验室却因为“穿越人”的争斗而爆炸,美方失去了所有的数据,于是就将苗头对准了刚刚完成对类人猿实验的中国。其实这不仅仅只是阐述了一个故事背景,也是为整个故事埋下了一个伏笔:这是一个怎样的实验,美国的实验室为什么会爆炸,以及神秘人崔琥的真实身份。在故事发展到中间部分,崔琥绑架了物理研究员夏天的儿子,威胁她以实验数据交换,夏天不惜一切代价拿到了数据模块,但留给她的只是实验大楼被炸,儿子被杀的结局。悲痛欲绝的她决定利用粒子技术重返1小时之前,挽回悲惨的结局。故事讲到这里,已经解释了第一个悬念,但是这里又留给了我们又一个悬念:夏天回到过去后怎样挽回意外的发生?带着这个疑问,影片继续讲述了夏天在回到过去后,先是麻醉了过去世界的自己,再者精密的部署着一切,使实验大楼得以避免爆炸,自己也拿着空的数据模块成功解救了儿子,但无奈,在即将逃跑之际,儿子不幸中弹,再一次陷入了死亡的结局。此时的夏天两次眼睁睁的看着最亲爱的人死亡,心中崩溃,不管不顾的她义无反顾的再次进入虫洞,再次返回一小时前,带领观众进入了下一个悬念。在这次,回到一小时前的夏天是回到了爆炸之前的前几分钟,她立即去阻止崔琥对孩子的伤害。使儿子成功的活了下来。到这里,影片前后已经设置了三个悬念,并在解开的同时在抛出下一个悬念,这也使悬念和节奏的完美结合。故事发展到这里,大家只有两个问题:一是这个世界里,已经存在了三个夏天,她们会何去何从,还有就是崔琥的身份。影片最后,包括黑化的所长在内,阐述了两个关于人性的问题,关于人性的自私和贪欲,这也使得影片在科幻的最后得以有人性的升华,这也使契合了国内电影寓教于乐的特点。
      影片中出现了许多物理的细节,也是为影片做了充足的理论支撑。“平行世界”“虫洞”这些平常人大概了解的通俗科学再加上片中专业化的物理术语与特效的技术,都使影片在逻辑上是令人信服的,不是悬浮在空中的科幻世界。其次,影片在细节处理方面是站在了观众角度进行事件的发展,作为科幻题材的电影,影片中的许多事物本身就是现实世界不存在的,所以在细节方面难免会出现有偏差或者出现逻辑不通等问题,但是,《逆时营救》在逻辑上的处理无疑是很到位的,使观众可以在影片创造的空间里尽情的探索,就像如同现实的世界。
      当《逆时营救》取得成功和认可之后,一定会有声音指出影片的幕后团队,《逆时营救》的幕后主创,除了成龙是监制意外,其他人员都是韩国人。就像《长城》一样,大家或许并不对外国参与的影片抱有好感,反而会认为为什么我们自己拍不出这样的影片,但是,我想说,每一个系统的成型和成熟都是从最初的模仿借鉴开始的,就像是孩童般的牙牙学语,都是在模仿大人,学习大人的语调,但是一旦从量积累到质,孩子们就会加上自己的特色,变成一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生命体,这也就像我们国内的新题材电影,在蹒跚学步时,或许更应给予它们鼓励,这样它们才会更加繁荣的发展,变成真正中国特色的影视作品。

你说他剧情简单是个问题吗?我认为不是。
因为这部成熟的商业片,不是一部剧情片,而是一部文化展示片。他只是把这部中西方文化的交流对话、中国文化展览,套上了全世界都喜闻乐见的打怪兽的剧情外衣。
所以我认为,这样简洁明了的主线剧情恰恰合适,因为这部影片背后要讲的事情太多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骑驴找马追骆驼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并且,在简洁的故事背后,是一点也不简单的人性冲突与人物塑造,没有圣人,也没有大坏蛋,英雄也好、皇帝也好、小兵也罢,我们都从他们身上看到了每个人都可以理解的【人性】,有充满光芒之处,也有不能抵抗的弱点,这就是最真实的人。
更难能可贵的是,这是我们中国导演主创的第一部很好的交融了东西方文化的影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