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这部影片,是由中国电影制片厂和环球影业联合出品,请第五代导演张艺谋来执导,给观众的视觉带来很大的冲击感与今年11月份上映的《我不是潘金莲》形成鲜明的对比,虽然影片类型不同,但冯小刚在色彩,构图,声音等方面,实实在在的输给张艺谋了。

       
 《满城尽带黄金甲》是张艺谋在2006年导演的一部充满张氏风格的商业片。以《满城尽带黄金甲》为切入口可以窥视出张艺谋所指导的电影的风格。简而言之,《满城尽带黄金甲》是张艺谋所有影视作品的一个浓缩。

当记者问张艺谋您电影的故事主要讲什么,张艺谋的回答是:长城打怪兽。当然我们看张艺谋的电影并不是为了看故事,中国现如今有几个能在构图和色彩上剩过张艺谋。环球影业在请导演时,没有用美国导演,而是选择了张艺谋这时一个正确的选择。我们不难发现,近几年美国电影,不断的增加中国元素,比如《地心引力》,以及马特
达蒙之前拍过的《火星救援》都具有中国元素,但都是由美国导演拍的,基本上中国元素在中国人眼里,并不是真正的中国元素,这一次由张艺谋执导从构图回到了中国人熟悉的配方。

图片 1

首先我们先来谈色彩,张艺谋的电影,最不缺的就是色彩,从《红高粱》到《大红灯笼高高挂》再到《满城尽带黄金甲》中都不缺少对色彩的运用,而《长城》这部影片的色彩与《满城尽带黄金甲》类似,但在声音方面《长城》略胜一筹,每一种禁军都有属于他自己应有的颜色,一方面使得拍出来的画面,并不现的那么枯燥无味,另一方面让观众们更好的区别出不同类型的禁军。如果不失用这些色彩,导致在后面加入声音以后,并不能体现出壮观的视觉效果。

        《满城尽带黄金甲》是张艺谋以曹禺的话剧《雷雨》为基础进行改编的一部商业片,再佐以当时正大红大紫的周杰伦理应是一部成功的商业片,可是在影片上映后却遭遇了观众评价的滑铁卢。张艺谋在早期的导演过程中一直致力于拍“小家”,例如《活着》与《大红灯笼高高挂》都是张艺谋导演早期“小家”的代表之作。其后张艺谋开始致力于从“小家”转向“大国”,或者是利用像《满城尽带黄金甲》这种“家国碰撞”来表现来表现其导演风格的转变。但是不得不说,张艺谋导演适合专一叙事,在“小家”时期,
《活着》以一个小家庭的变迁拓展了人生的意蕴;《大红灯笼高高挂》展现了封建礼教小的女权挣扎。在“大国”时期,张艺谋导演的
《奥运会开幕式》以及《金陵十三钗》都以蓬勃的大国气势征服了观众。所以让一个适合专一的张艺谋来导演以《雷雨》为基础的《满城尽带黄金甲》,又想以此来表现“国”,结局的滑铁卢是可以预料到的。
         张艺谋导演的构图风格一致以来都是“张氏电影”的亮点之一。而在《满城尽带黄金甲》中,其构图特点更是展现地酣畅淋漓。在影片元祥,元杰,元成会面时,以中景呈现了三位皇子的关系,画面内容比重以元杰,元成一方为重,元祥自成一方,由此可以窥见在接下来的剧情发展中人物关系的对峙。

最后我们说说《长城》的声音,基本采用战鼓的声音,尤其是迎敌的那个画面,铿锵的战鼓声,配上一致的动作,穿不同色彩的禁军在下面整齐的跑动,那个片段真的太美了,那些近几年很火的片子在他面前显得十分的低端。那战鼓一敲,每一个人都想成为长城上的一名士兵吧,《满城尽带黄金甲》的片尾曲是由周杰伦演唱的《菊花台》,而《长城》的片尾曲是由王力宏与谭维维演唱的《缘分一道桥》都是特别具有中国风的音乐。

图片 2

战鼓敲一敲,这带给观众的是一种壮观的视觉效果,是一般导演给不了的,更何况张艺谋所处的第五代导演,基本已经要退出影坛了,所以他的电影看一部少一部,且行且珍惜。

对称构图与“天圆地方”的概念随处可见,无论是影片中重阳宴高台或是皇宫的布置都以对称构图为主,而且在《大红灯笼高高挂中》对称构图也是影片的独特之处,因而对称构图也成了“张氏电影”的独特风格之一。
        “规矩”在《满城尽带黄金甲》中被王所提到,在《大红灯笼高高挂》中被老爷提到,好像规矩成了张氏电影的线索一般.“天圆地方”是规矩,女人的“三从四德”是规矩,在《大红灯笼高高挂》中“规矩”成了束缚颂莲女权主义的枷锁。在《满城尽带黄金甲》中“规矩”成了束缚王后已经皇子的枷锁,可惜在影片中,张艺谋并没有把“规矩”这一封建礼教的代表讲的有如《大红灯笼高高挂》般透彻以及震撼人心。

图片 3

      物象的运用是“张氏电影”的点睛之笔。如果说主题以及构图是一条龙的话,物象的点睛则显得尤为重要。敲击声之一物象在张艺谋导演的作品中仿佛成了封建礼教的代名词给颂莲敲脚的声音在陈家大院的响的令人寒冷,表现了封建礼教思想入侵颂莲这个入陈家的学生的思想;而《黄金甲》中影片一开始厚重的敲击声,则反映了这个国这个家被封建礼教所浸透的彻底。想打破封建礼教的枷锁,可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打破。我想这就是张艺谋导演在“敲击声”这一物象中所想表达的真正意味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