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让你观看之后有很多话要讲,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它让你坐在电影院里久久回想,难以平静。我想它的内涵已经丰富得超过了我的理解范围,如今能这样触动我的经典越发的少了。

安迪因谋杀其妻子和他妻子的情人,被判两项终身监禁来到了肖申克监狱.入狱前是银行副总栽.
瑞德,黑人,被判终身监禁,在肖申克监狱待了二十年.
布鲁斯,在肖申克待了五十年,管理监狱的图书馆.
 
安迪因为曾经是银行家,于是被典狱长安排在图书馆工作.于是他开始了改造图书馆的事业,并且帮那些人取得高中文凭.瑞德说:在监狱每个人都要找点事做以弥补心灵的空虚,安迪致力于图书馆就像他喜欢磨石头一样.与此同时安迪也在为典狱长洗黑钱,且做的天衣无缝.瑞德感叹他是个天才,他开玩笑的说:我以前很老实,来到监狱才变成坏蛋的.极具讽刺意味的一句话.
 
在安迪来到肖申克十年的时候,布鲁斯获得了假释.然而他却劫持人质,他痛哭地说:”这是我留在这里的唯一的办法.”很多人都不理解他为什么这样做.瑞德说:他在这里待了五十年,他已经习惯于这里的生活,习惯了这样制度化的生活.这里的围墙很奇怪,刚来的时候很恨它,不久就习惯了它,最终变成了依赖它.然而布鲁斯还是被放了出去.他在公共汽车上双手紧紧抓着前座的扶手,神情紧张的样子,让人心酸.他看着街上穿流不息的车辆,感慨到:世界变化真快,小时候我只见过一次汽车.他东张西望,好像失去了方向感,迟钝的躲避着汽车.五十年对世界来说只是弹指一挥,然而对一个人来说却是半生.布鲁斯出来后,整日处在惶恐中,常常在恶梦中惊醒,终于他选择了自杀的方式来解脱.
 
瑞德,在肖申克待了二十年,每次假释申请都被否决.看着他每次说着同样的话:我已经改过了,我敢肯定,上帝可以作证.同样的每次都是盖上那个红色的否决章.瑞德的眼中是淡漠,也许已不再有期待,这只是变成了例行公事.
 
安迪在肖申克大约待了二十年的时候,是安迪的一个转折.一个叫汤姆的入室盗窃犯来到了肖申克.安迪帮助他取得了高中文凭.偶然的机会下,汤姆发现了安迪是无辜的并愿意为他作证.然而典狱长为了使安迪继续为他洗黑钱,残忍的将汤姆杀害了,并且逼安迪就范.也是从这是安迪的思想开始转变.最终他带着典狱长洗净的三十七万沿着他挖得藏在海报后面的隧道逃走了.他要瑞德出狱后一定要去巴克斯顿牧场,那是他向妻子求婚的地方,在那棵大橡树下埋着一只铁盒,瑞德会从里面得知真相。
 
安迪一直心中充满了希望,而瑞德却说:希望是危险的东西,它是精神苦闷的根源。
 
监禁四十年后,瑞德终于获得了假释.然而他出去以后也面临着布鲁斯遇到的问题.他也想要再次犯罪重回那个地方.但是他想到了与安迪的约定,于是来到了约定地点,找到了那个盒子,发现了安迪给他的信.安迪说:希望是好事,也许是人间至善,美好永远不会消逝.
 
肖申克的救赎,是谁被救了?是什么救了他?
 
失去自由的人们,过着制度化的生活,渐渐的消磨掉意志,安于现状.是希望,重新燃起人的意志,心存希望的人得到了救赎.

他用一个无辜入狱者的故事强烈的讽刺了美国五十年代的监狱体制和人权社会。人们,而且多为无辜的人们,被桎梏在完全没有人性的社会底层,他们没有反抗的权力甚至没有呐喊的回音。残暴的统治者,和一个贪婪愚蠢的监狱长,他们使整个影片充满了荒诞色彩。从影片的开始瑞德就一直在接受假释审查,他一遍遍的回答着“你改过了吗”的答案,貌似真诚的说“是的,我再也不会那样做了”,但每次的结果都是“不通过”。影片的最后,瑞德放弃了挣扎,也许正如他所说早已被“制度化了”,他回答“改过?我不知道这个词的意思”。讽刺的是,“改过不过是个bullshit的字眼。你继续盖上你的章吧,别再浪费我的时间了。”瑞德发出了他的声音,这样的反动声音却最终获得了通过。

这样的“制度化”是极其可怕的,它使人犯罪甚至是不得不犯罪,它逼人说假话因为假话才是真理,它使人教条化并安于无尊严的生活,最终获得假释也不过是为了第二次入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